科学家发现新冠病毒新毒株:比初期更具传染性-新冠肺炎

科学家发现新冠病毒新毒株:比初期更具传染性|新冠肺炎
原标题:科学家发现新冠病毒新毒株:比初期更具传染性资料图 据《今日俄罗斯》 新冠病毒会突变为更危险的毒株吗?据《今日俄罗斯》报道,有研究发现,一种新的、更具传染性的新冠病毒毒株,已经成为世界范围内传播的主要毒株。 该研究称,自2月中旬起,这种被称为“Spike D614G”的新毒株就开始在欧洲扩散,并在3月发展为主要毒株。出于未知原因,它比在武汉发现的毒株传染性更强。该研究同时指出,目前没有迹象表明“Spike D614G”会比原始毒株更具致命性。 研究还指出,无论该新毒株出现在哪里,它都会很快占据主导地位。最近几周内,在一些国家,这一新毒株甚至成为了唯一的流行毒株。 “D614G”突变或致传染性增强 该研究由美国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(Los Alamos National Laboratory)领导的美国、英国团队联合进行。论文第一作者为因艾滋病研究而闻名的贝特·科博(Bette Korber)博士。目前该论文已发表在了生物医学预印本网站BioRxiv上,还未经过同行评审。 该论文指出,新冠病毒在全球的迅速传播为新毒株提供了“对罕见却有利的突变做出自然选择的机会”。此外,如果新毒株不随着夏季天气变暖而消失,那么将没有任何办法阻止它突变为越来越多的毒株。 目前,世界各地研究冠状病毒的科学家,可能还在分析较原始毒株的遗传序列。因此,与该研究小组合作以获得最新的信息显得至关重要。贝特·科博表示:“在将疫苗和抗体用于临床测试之际,我们容不得两眼一抹黑。” 这份报告基于对世界各地收集的6000多个冠状病毒序列的计算分析。尽管研究人员指出“观察到此次‘大流行’中SARS-CoV-2序列的多样性很低”,但在突刺蛋白序列中至少有14种不同的突变,其中只有一种是新毒株。 这种毒株具有“D614G”突变,可能是导致了其传染性增强的原因。这种突变会影响病毒外部的“突刺蛋白”(Spike proteins),使病毒能够入侵人类细胞。目前为止,这些“突刺”一直是那些试图研发疫苗或抗病毒药物、对抗病毒的科学家们的主要研究对象。目前至少有62种正在研发的疫苗,其中大部分研究都集中在“突刺蛋白”上。 并不更致命,但增加疫苗开发难度 该研究同时指出,目前没有迹象表明‘Spike D614G’会比原始毒株更具致命性。虽然它们看起来有更高的病毒载量(人体内的病毒量更多),但并未增加感染者因此住院的可能性。 另一方面,即使“Spike D614G”与之前的毒株没有显著差异,也不意味着没有任何变化。由同一种病毒不同种类引发的问题,与免疫力和疫苗接种密切相关。如果一个人感染了某一种毒株并因此患病,但这并不代表他对另一种毒株具有免疫力。流行病学家每年冬天都不得不猜测,今年会流行什么冠状病毒,就像他们预测流感一样。 此外,疫苗的开发依赖于抗体的构建,可以使其与病毒外部的特定“突刺”完美匹配。如果这些“突刺”发生突变,那么可能任何候选疫苗都不足以应对新毒株。接种疫苗无法提供免疫力,这种可能性尤其令人担忧。 研究人员还推测,在不同地区爆发的严重程度不同的疫情,可能是由不同的毒株引起的。“Spike D614G”毒株在2月初袭击了意大利,可能与原始毒株在该国出现的时间差不多。意大利一直是欧洲受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之一。 在美国,就在纽约报告第一例确诊病例后的几天,“Spike D614G”新毒株就在那里占据了主导地位,并使得纽约市与美国西海岸相对缓和的疫情形成鲜明对比,这表明可能是不同的毒株在起作用。很明显,在一个有多种冠状病毒并发的世界里,开发疫苗和治疗方法只会越来越困难。 红星新闻记者 王雅林 罗天

Writ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